Kwong Wah

Kwong Wah

文:黄子豪

对于乔治市的市民来说,乔治市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里,是一件让他们又爱又恨的事情。

笔者生于斯,长于斯,算是亲历乔治市废除屋租法令过后的没落,也看到乔治市如何在获得世遗地位后重新崛起,再演变到今时今日,多方怀疑乔治市的城市文化发展是否在正确的轨道上。在上个世纪末,屋租法令废除后,原本被压抑了几十年的市区房价瞬间高涨,让很多在乔治市住了几代人的家庭开始迁离这个城市。笔者的外祖父一家人,两三代人都居住在市中心一所租房里。在屋租法令废除过后,他们一家人就搬到了发林卫星市。同样的画面在那个时候多不胜数。

由于当时候乔治市发展已经到了瓶颈,传统住户大幅度的搬出,并没有及时吸引有潜质的商业客户或者住客进驻。在不到十年的时间,曾经让槟城人引以为傲的东方花园迅速没落。乔治市在下班过后的晚上成为了死城,周末尽是凋零的景象。很多战前老屋,由于空置而成为瘾君子的窝,或年久失修而坍塌,或闭门深锁。当时的州政府也决定把办公室搬到西南区,更凸显乔治市的弃婴形象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但这一切在乔治市获得世遗地位后迅速改变。原本垂垂老矣的市中心,在新头衔的加持下迅速吸引到大批游客,让市区焕发生机。原本有价无市的战前老屋,突然间炙手可热。许多战前老屋被集体售卖给跨国集团,到处可见新景点、酒店、酒吧、餐馆林立。由于产业急速升值,因此租金也迅速膨胀。结果传统的商业租客反而被逼迁,让路于新颖、连锁的商店。此外,市区的交通也严重阻塞,让本地居民苦不堪言。种种现象,让大家开陷入反思,也引起无数的争论 – 如果要保持原貌,那么资金的注入就受限,而乔治市无可避免再次凋零;若不限制无止尽的商业化,世遗区将在不久的将来,失去传统外观和文化价值。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。

- Advertisement -

或许,作为中国国家5A景区的乌镇,其成功的经验可以成为乔治市的借鉴。作为江南古镇,“古”固然是其成功的卖点。但是同样也是严重的弊病 – 镇上规划混乱,许多和老区不协调的建筑物到处林立;居民大多数没有抽水马桶,江南水乡引以为傲的水道充斥着居民的排泄物。这样的地方,别说吸引游客,连本地人都住不下去。1999年,乌镇开发保护正式开始。乌镇景区的管理团队首先用“减法” – 坚持打造纯江南水乡的旅游体验,拆除不符合古镇气息的现代建筑物,并通过电线地埋、改厕工程等重塑景区。笔者读过一些未注明出处的文章,文中提出景区管理层甚至通过购回古建筑物,协调所有的商业活动,再聘请原有的居民继续居住生活下来,以把江南水乡的韵味提升到极致。

这一个阶段完成后,就进入“加法”- 打造代表性度假区,突出文化亮点,并涵盖住宿、美食、娱乐等全方位体验。长期,也通过定时推出的文化节,进一步放大区内的文化历史本质,以此强化品牌影响力。最后则是把小镇嵌入国际性活动 – 世界互联网大会,以便可以在侧面上增进商业活动,让小镇持续转型。